朝生暮死
Posted on January 23, 2009

他的克隆不见了!

他自己的克隆,那个刚才还端端正正,安安稳稳的躺在克隆仓里的克隆,不翼而飞了!旁边的光子牌忽悠忽悠的闪着他的大名,仓盖大氅着,各种神经线已自动断开,生物液流了一地,兀自未干 - 克隆显然刚离开不久。

真是奇了,他活了半辈子还没遇到过这等怪事。难不成克隆自己跑了出来?他又是奇怪,又是愤怒。他妈的,要是自己恰恰在这当口出乱子呢?那小命岂不是不保?定要把医疗公司的那些酒囊饭袋拖过来好好责问。真是的,听说当今整个克隆过程的出错率已经小于0.01%了,怎么还弄了个这岔子,切 -

他正兀自想着,忽听到房间内的警报响了起来,吓了他一跳。“各部门注意!各部门注意!空间站信号受到不明干扰,请即刻中断所有重要的雷达计设备!完毕!”

嘿,奇了,这年头,空间站都能被ECM,牛!

不一会儿,监视器传来了视角传媒的现场报道。“重大新闻,联邦的一支电子小分队,协同他们最新的研究成果 - 旗舰级电子战设备,突袭了位于艾里迪亚的艾玛主权空间站。事态正在进展中,请关注我们的后续报道。”嘿,想必说的是自己这了。

等等!艾里迪亚?慢着,我怎会在这个鬼地方。我明明在奥拉菲特行星1的轨道上和那些天杀的奴隶们开打,怎么…

没错阿,阿诺德 * 科尔卡斯坦,隶属帝国圣战十字第二十四军团的艾玛精英先驱者驾驶员,受召前往位于尤拉隔壁的奥拉菲特星系,受编入第六十四舰队。作为指挥长,他被受命暂时抵挡米玛塔尔人对尤拉的骚扰。这千真万确,至少自己记得是这样,怎么到了艾里迪亚?难道自己战死沙场,激活了克隆?不,完全不可能,他清楚地记得自己连续的意识,而且也没有激活克隆的正式通知。更何况奴隶们已节节败退,自己怎会战死?

难道自己没死,只是,只是,这个克隆…

天哪!不!

完了,刚才的电子攻击 -

他感到一阵眩晕,一股凉气爬上背梢。他急忙爬起身子,慌不择路,却一头撞在一个硬物上,房门被电子锁锁死了。该死!

他刚想骂娘,猛觉身后的门开了,冲进来3、4个“龙虾”。他们都穿着厚厚的生化服,像一个个龙虾 - 至少在他,阿诺德,的记忆中是这么叫他们的。他还没来得及分辨他们到底是人还是机器,已被半圆的围住。战士的本能在这时起了作用,他飞起一脚,狠狠地踹向右手边离他最近的“龙虾”。可是,自己的肌肉竟然像没上油的新机器,完全不听使唤,只一下,阿诺德就被锤翻在地,治住了没法动弹了。

别杀我,求求你们了,别杀我,我不想死!

求生的本能命令他放下军人的尊严,可龙虾们却全不理睬。摁住阿诺德的龙虾问道:“确认本体的状况了吗?”

左手边较高的龙虾扫了一眼胳膊上的电子腕,答道:“没错,本体ID-AMARR-SL-36574,确认存活,地点:奥拉菲特。”

那第一个龙虾从衣袋里抽出一计注射器。阿诺德登时放弃了挣扎,他死心了。击垮他的,不是眼前的龙虾们,而是那可怕的念头。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克隆人”是低等人的代名词,正常的自然生物人被看作是人类神圣的血统。但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现在?克隆技术和国立军事学院初级班的算术题没什么区别,全伊甸有80%的人口是克隆体。况且哪个愚蠢到家的自然人能够确定自己的本体不会在哪天突然遭殃?在这个疯狂的大战时期?不,没有人会拒绝克隆。而且正是因为这次的势力战争全面爆发,克隆转换率已然远超过婴儿出生率,恐怕再没几个月,新伊甸里就没自然人了。

不过有一种克隆体却完全不被人们接受,他们没有人权,甚至不被看作是人。你可以随意的杀死他们,或对她们做任何事情。那是些“犯规”的克隆,他们由于种种原因,比如强烈的电子干扰,在不恰当的时机 - 提前,或是滞后 - 醒来,就像阿诺德一般;任何一家在统合部名下注册的,拥有良好声誉的医疗公司都会毫无条件的在合同书上承诺顾客,会在第一时间“处理”这些“犯规生物”,这对阿诺德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没事的,就一下,没感觉,没痛苦”,龙虾好像在安慰他。

所谓“处理”,当然就是指杀死这些“犯规克隆” - 别无他法。即使科技发达至今,一旦生命的火花点燃,序列启动,就不可能收回,暂停或贮藏,而只能停止。

“其实你并没有死,你也不会死,”阿诺德这才看出这些龙虾是人类,机器人显然不适合干这种事,“即使你死了,你也还会再活过来。”那人说着,一股脑将致死的药剂灌入了阿诺德位于小臂的静脉。

再活过来的,是阿诺德,却不是我…

刚才说话的龙虾盯着他的双眼,看着他的目光逐渐涣散,突然觉得那目光重又聚焦,正在将自己看穿。

这个躯体仅仅享受了5分钟的意识。“好 - 美 -”犯规的阿诺德说完这几个字,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龙虾们都不禁回头。

只见一轮红日正在窗外冉冉升起。

原文发表于http://bbs.eve-china.com/viewthread.php?tid=197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