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言会
Posted on January 25, 2009

“真言会”乃是一艾玛教会,其之存在,可追溯至默祷时期。

那段艾玛史风平浪静,领主们掌权不久。他们并不急于大肆扩张,回收主权,而是专心巩固已有之统治。正值此时,皇帝之出现乃莫大助力,领主们通过皇帝垂帘听政,统治百姓,自己却免冒被群众推翻杀头之险。

诚然,领主们需给自己留条后路。他们担心皇帝日渐做大,难于控制,于是设下应急措施以便在紧要关头掌握执行权。同时为保持表面中立,他们将此权赋予一独立机构,谓之“真言会”。此机构乃一政治教会,其成员全为精英神学家,各人为民造福,从不偏袒皇帝贵族;更个个学识渊博,慈爱和善,聪颖睿智。他们对参与肮脏的政治游戏毫无兴趣,却致力于改善民众之生活。总之,他们乃属善类。

此教会未曾公开,却是被埋藏在法令、规范和官僚政治之下,为的是不让皇帝及其亲信觉察其真正目的。外人观之,真言会自然只是个政治纷争的调解者 – 仅在需要之时,其权利可达与皇帝本人相当 – 它同时还是培养未来领主的教育机构,以此筹资维持运作。当然,后者用意明显,如此一来,真言会便不会被察觉公然参与政治,而引来不必要之关注。每每领主们需反对乃至否决当政皇帝的圣言时,他们便授意真言会。结果却是,此等情况未曾出现过,乃至此教会终于慢慢被政体所遗弃。

无论如何,真言会依旧安然隐活,与世无争。当初他们被置于远离尘世之所,以此避嫌于政,更求独立运作,无受滋扰。除去其隐于背后的决断权,真言会的成员们过着再普通不过的宗教生活:钻研自然科学,自力更生,甚至为逃亡者提供庇护。

其实,真言会之掌权者早已意识到,欲想苟活,必不可撩起波澜,自找领主们的麻烦,却该善用其成员之天资与聪颖,将真言会深深嵌入领主阶层,以致无从剔除。于是作为教育机构,真言会努力树立良好形象,在为领主继承人们提供私人课程同时,更无偿为普通人中有志之士提供教育。对领主之教育自为其赢得统治阶层之好感,结果取得了来自那些受教并成为高官的领主们的强硬支持。另,对普通人之教育则着重在信仰和宗教方面,这让那些下级领主们大喜过望,他们自然希望民众对己唯命是从、俯首称臣。

如此招数果是成功。至道德重塑时期,真言会已然成为艾玛高等阶层中之重要基石:一个值得并受人尊敬的,散发着虔诚和书香的机构。在旁人看来,它远拒政坛,不偏不倚;人们有时甚至请真言会出面,行使它的最初本职 – 仲裁权 – 只不过权力没当初之大罢了。俗事公务,事无巨细,真言会的圣职人员都可使神权对其仲裁 – 只要他们认为理所当然。不过,法律条文有时会对裁决有所羁绊。于是当事人更多的把真言会之权威当作信仰 – 而不是基于严格的合法性 – 来接受。当“神议会”崛起并掌握宗教判决权和宗教惩戒权之时,真言会为之收纳。但由于对教育的倚重,真言会依然保持独立,神议会很少劳顿其尊驾。

当然,激怒艾玛精英阶层的情况并不少见,毕竟真言会经常和领主高层打交道。比如,真言会被“秘皇五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可惜他们总找不到真言会的茬。于是双方暗中达成协议,若关乎政权大体,真言会自不滋扰,而其仲裁权也被默许,无敢不从。极端情形下,神议会或秘皇五脑甚至主动授意真言会参与政事;如此一来决无好事,被告方必定惨矣!

原文:The Speakers of Truth 翻译 by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