蝣蜉 (Yorphoon)
Posted on January 27, 2009

“跟你们说阿,最早发现蝣蜉的,是个米玛塔尔人儿。我认识他,他叫比利。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这样浪漫的事总能让他们米儿赶上。总之有一次,这个幸运鬼从他的蛋壳里飞了出来 – 天知道怎搞的,他被扔出来的时候居然还没断气儿,哈哈,奇怪吧。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在宴会上和我们逗趣儿,‘喂,你们可别笑,我当时明明下达了自爆的命令,可那台愚蠢的电脑 – 我是说,我的太空舱,它没有先给我来一下,就自顾自的把蛋壳给爆了。’结果呢,就是我们的朋友径直向前飞 – 注意那时他还活着。倒霉鬼,他之所以会向前飞,而不是停在原地,是因为他的蛋在自爆时有个初速度。

蝣蜉 (Yorphoon)是一种不完整单细胞生物。它非常短命,平均寿命 - 经最初的研究估计 - 大约只有4.178秒。成年蝣蜉有大有小,不过基本上与人的眼珠相当。它们通体透明,呈淡淡的肉粉色。一般来说单细胞生物无法长到这般巨大,但考虑到蝣蜉极其特殊的生长环境,如此体积则不足为奇了。它们多活跃于加达里或米玛塔尔舰船的外壳附近,以自己同类的残骸和其他一些无机废料为食。

“好的,好的杰西卡,我不多说废话儿了。大伙儿听着,当你自认为幸运到极点儿,自认为定是真命天子,帝王附体时,千万要留神儿!你永远不知道将来还有多少更幸运的事儿在等着。我的老朋友比利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儿。当时他正自铁青着脸儿等死 - 之所以脸色有点难看,可并不是因为他生他电脑朋友的气,而是因为他快冻僵了,且缺乏氧气 - 他本以为再过最多5秒钟,他那可悲的性命就将归西,可是走运了,他又走运了!!!一道美丽的电弧向他迎面扑来…

蝣蜉的幼体其实只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线粒体。它必须被置于养分富足的气体环境中才能继续发育。当有极其强大的电流通过这个线粒体时,它会异常高效的 - 效率大约为97.3% - 将电能转化为生物能。利用这些能量,它将其附近环境中的养分和无机分子统统吸收并紧紧包裹在其周围。当幼年蝣蜉的体积长大到原先的两倍时,它即进入了成年期;从幼年期至成年期,这个过程大约只花费1.5秒。

“比利曾多次宣称,这是他生平见过的最美的东西,可我认为他只是在卖弄他这倒霉的经历罢了,难道这道电弧比咱们可爱的梅京姑娘还漂亮么?

接下来,成年蝣蜉会做两件事:首先它继续利用电能高速生长,并开始从其周围包裹的有机物中摄取有用的分子和元素。这些元素,通过一道预留的长长的通道到达线粒体并被其吸收。另一方面,线粒体坐镇蝣蜉的中心位置,开始将这些分子和元素组装起来 - 奇特之处就在此,蝣蜉内部本没有组装机制,它到底是如何完成组装的过程,直至现今仍是个迷。大约在蝣蜉成年后的2秒,它就会结束成年期,并完成其中心另一个线粒体的复制。直到此时,蝣蜉才达到它生命中的最大体积。

“总之是比利撞上了电弧,嗨伙计们,我们在这说得可轻松得很呐。比利其人可是十年内不能再直视强光,医生说他有了心理障碍。话说真空中哪里来的电弧?很好,如果你在联邦海军学院受过初等教育,你或许会问出这个问题儿。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不是说了嘛,无灾不成书啊 - 比利撞上了猛犸的护盾!

之后蝣蜉开始进入衰退期。这一方面是由于体积变大导致电阻变大,通过线粒体的电流就自然减小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实际中,如此强的电压很少能保持5秒以上。总之,一旦中心线粒体得不到足够的能量,它便会开始涨大,同时消耗掉仅余的能量。有些时候,由于外电场的不稳定,蝣蜉还会产生周期性的涨缩,如同蠕动一般。接下来的0.5 - 1秒内,若外电场突然消失,蝣蜉便会由于膨胀和失去凝聚而爆裂,原本的线粒体灰飞烟灭,新的线粒体便从残骸中诞生出来。

这些新生的幼体生命力非常顽强,即时暂时没有可供生长的环境或电能,它们也能附于其他细胞甚至金属表面,等待生长发育的机会。这在动物界被称作“早休眠”,类似于植物种子的行为。“早休眠”的长度甚至可达25年之久。

“杰西卡你说什么?猛犸哪里来的?噢对了,我必须要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况了。比利和他的那帮死党儿正打算偷运些货物去天杀的加达里人的地盘贩卖,他们说要时不时弄点‘外快儿’花花。真是活该,我要是跟他说我想娶个艾玛人做老婆,他还不把我宰了?一艘猛犸,一艘护航刺客,就这么启程了。可事有不巧阿,他们被群海盗拦下了。刺客作为唯一的火力舰,首先被撕碎。比利的蛋被抓住,不得不自爆。结果却是他活着撞上了自己人的护盾,娃哈哈哈… 咳咳,那个,我说个词儿不知各位懂不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就在比利视线模糊,将死未死的紧要关头,他做出了一个令他骄傲一辈子,并且是他这辈子唯一值得骄傲的举动:他在开启的护盾前 - 猛犸当时还在挣扎 - 睁开了双眼!想象一下第一个吃费多的人是什么感觉?可不就是这种感觉嘛。

读者可能已经猜到,最有利于蝣蜉生长的环境,正是护盾回充器的周围。大部分价格低廉的护盾回充器都采用电离气体产生电弧的方式辅助防御 - 当然吉斯特系列除外。而众所周知,太空中气体的最佳来源无疑是费多排放的废气。这些废气中有养料,有无机分子,也有蝣蜉的线粒体幼体。它们几乎是一经放出,就接受超高压的洗礼。在这个过程中,有三个因素促进了蝣蜉的生长:第一,它们拥有近乎无限的生长空间;第二,它们周围是大量的养料,也有充足的电能 - 护盾回充器释放的能量;第三,它们没有天敌。

“于是,他有幸迷迷糊糊的望见,在那纵横交错的一道道电弧之间,似乎漂浮着些人眼珠子大小的圆球儿,它们有的成群结队,有的兀自单独游荡。不仅如此,当他进一步向护盾电弧的密集处飞去时,比利发现这些小家伙貌似是活的!它们还在不停蠕动!天哪,还好他说这些话时我们是在喝酷菲,而不是吃什么固体的食物。该死的比利总是对此津津乐道。看他那激动的样儿,如果我当时在他身边儿,定是听到他不争气的喊:‘痛死我啦!’,而不是‘我发现了新的虫子!’

蝣蜉也善于传播。当小型飞船近距离掠过大型飞船表面时,极有可能沾上未发育的蝣蜉幼种,而这些线粒体又被费多食用,最终作为工质排出,得到护盾的电能。它们还有很多传播之法,在此不一一赘述。

要发现蝣蜉其实极其不易。千百年来,它们逃过了无数摄像无人机的眼睛,这得益于护盾工作时强大的电磁干扰,以致没有任何电子设备能够在护盾回充器周遭的近距离进行工作;甚至生物电都被影响,比如人眼的视觉,在其附近时会极度模糊。据盖伦特近代史记载,一个联邦海军的下属科研小组受到海军的巨额资助,首先对蝣蜉进行研究。资助的目的无疑是希望籍此找到加达里护盾设备的弱点 - 天真的想法。他们采用古老的声波探测法,历时2年时间,终于揭开了围绕蝣蜉的大部分谜团,但对海军来说,这些资金自然都打了水漂,我们加达里人的护盾依然强大。

“好了杰西卡,我的故事儿差不多讲完了,比利就是这样发现了蝣蜉。总之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儿,他一生碌碌无为,混吃等死,可老天看他一副搓相儿,就给了他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让他发现了这么个好玩儿的东西。好吧好吧,我可不是嫉妒他。我最看不惯他这种人了,那次他走出医疗舱的第一件事儿,说来真是没出息,居然不是查收刺客级的保险,而是向全空间站的人宣布他的发现!嘿,老实说,杰西卡,你见过比他更傻的傻比吗?” - 摘自《盖伦特有声读物 - 钛蔷薇》

各位读者,下次当你打开护盾回充器时,别忘了你可是在制造生命哦。

原文发表于http://bbs.eve-china.com/viewthread.php?tid=198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