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督许的天空下
Posted on March 25, 2009

盖洛特向妻子瞧了一眼,目光中充满怜爱;同一时间,玛丽安也在瞧着他。

在这一瞬,他们似乎忘记了周遭的一切,仿佛眼中映出的无数可怕的无人机都已隐去,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恐惧也随之退散。存在着的,只有他们二人,以及他们之间那触手可及的短短距离。

恰似二十年前的那个日子。

盖洛特把身子往前伸,用淘气的目光不怀好意地望着眼前这个小姑娘。她看上去大约比自己小那么几岁,身子瘦小,目光下垂,一看便是好欺负的类型。这一来,盖洛特的身子探得更前了。

“阿盖,这是玛丽安妹妹,”父亲浑厚的嗓子让盖洛特不太舒服,“你们好好玩儿。”朗姆叔叔轻轻推了玛丽安一下,她慢慢的向盖洛特走过来,走到中途迟疑了一下,然后又走了几步。

盖洛特从没见过这个妹妹。他突然想要逞逞能,于是朝玛丽安笑了笑,“走吧,我们玩去。”

“嘿,小姑娘,你几岁了?”

“还有一个月9岁。”

“哈,小毛孩。别怕,艾玛人来了有我保护你!”盖洛特一边说,一边摆了个拳打脚踢的姿势。

玛丽安一缩身子,好像觉得他不是要保护她,而是要侵犯她。盖洛特却兀自没瞧见,自顾自地说道:“我是萨克尔的精英,从小接受良好的军事训练。我们祖孙三代 – 懂吗?就是我爷爷,爸爸和我 – 都是战士!”说着又摆了个造型。

玛丽安对这个哥哥似乎挺害怕,她也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走路。

“你知道‘娱乐训练场’吗?”盖洛特耐不住沉默,问道。

“那是什么?”玛丽安随口问道,好像完全不感兴趣。

盖洛特见她不知道,来了兴趣,“那可厉害啦,那地方是专门训练精英小战士的,比如我 – 当然,你不能算。哈哈。”

“你一笑,裤子就掉。”玛丽安轻轻的哼了一句。

盖洛特却听到了 – 这是玛丽安所不希望的。“哇?小妹子嘴还挺厉害嘛。敢不敢和我去娱乐训练场练练?我爸爸是那的总管,我可以自己进去。”

“去就去呗。”

所谓的“训练场”,其实是一片废弃的小行星带。之所以被废弃,当然是因为它不再出产矿石了。悬浮在太空中的,仅仅是一些完全没用的碎石、土块和廉价金属。这些废渣的价值还不到开采它们所花成本的十分之一,自然没人理它们。

二十分钟之前,当盖洛特将他和自己弄上一艘“裂谷级”并熟练的发动时,玛丽安确是很吃惊的。她没想到一个看上去十二来岁的小孩子,能够做大人们做的事。这其实得益于盖洛特父亲那放荡不羁的性格。他中年丧妻,对独子一直疏于管教。儿子却好像继承了自己作为军人好战的本性。于是他便索性放手不管。儿子想做什么,都任由他大着胆子去做。

裂谷级携带着训练场的入口密钥,穿越了小行星带周围的力场。“好了,我们已进入了训练场范围。你,害—怕—吗—?”盖洛特调皮的将声调夸张地升上去,并将最后一个元音拉的极长,似乎是要吓吓这个妹妹。他显然是对刚才她说“你一笑,裤子就”那什么耿耿于怀。

“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些石头吗。”玛丽安故作平静,“我看你是自己不敢来,要我陪着才敢来吧?”小孩子就是这样,一开始都很腼腆,熟识了便什么都说。

“嘿,你倒是挺倔。注意了,那边 –”盖洛特指着右手方向那一团密集的石头群,“那边不能去,其他地方我们可以随意飞。系好安全带,你现在是我的导航员!喂,你能行吗?”盖洛特一边说,一边迅速调高了船速。

玛丽安吓得脸色苍白,这显然是她第一次坐在一艘飞船的驾驶室里。或许她根本没听见盖洛特最后那几句。

盖洛特确实是战士的料,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如此高水平的驾驶飞船,必然是有难得的天赋。他们的裂谷级在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石头或金属块之间来回穿梭,正如一只轻盈的燕子。

玛丽安渐渐的舒缓了,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一旦克服了一开始几分钟的紧张和排拒,接下来就是接受、熟悉、享受。当然,例外也是有的。某些人天生便不适合太空工作。玛丽安把目光投向裂谷的一侧,远处大约十公里外是另一艘飞船,她叫不出名字。那人的驾驶水平不比盖洛特的差,但玛丽安可以肯定,盖洛特年纪一定比他小。

训练场中一共只有大约二十来艘飞船,算不上拥挤。在这么一片宽大的空间内,可容纳飞船的上限是200艘。即使是那样,两船相撞的几率还是约等于零。所以训练者可以自由飞行。其实15岁以下的训练者是必须由监管人陪同的;当然,盖洛特是个例外。

“喂,别傻傻的往外看了,你可以试着操作这些控制台。”盖洛特目光没有离开前方的纳米金属玻璃。玛丽安迟疑的向他望望,好像在说,我可以吗?

“放心吧,所有不安全的操作几乎都被力场屏蔽了,你怕什么。这个 –”盖洛特盲指一个操纵杆,“这是控制后部第二尾翼的,你可以试试。”

玛丽安眼中闪过一丝兴奋,随后又有点害怕。最终,她好像被盖洛特的天才和大胆所鼓舞,慢慢的拉了一下控制杆。

刷的一下,玛丽安的长发被甩到一边,打得她左颊生疼。后部尾翼对前进方向的影响微乎其微,但稍稍扰动便可以使船身打旋。

“哇,棒!棒极了!”盖洛特浑身兴奋的扭动,玛丽安却吓得不轻,但她随即觉察到确实没什么危险发生,便舒了一口气。

同时,盖洛特避开了一块大石。

裂谷级像个花样滑冰者,变着法子在石头间穿梭的同时,自身还做出各种美妙的动作。这其实并不困难,有些事情,只要简单的投入,便能得到美妙的结果。当然,另外的十几艘飞船,不是缺乏配合,便是少了些胆子。

有几艘飞船停了下来,玛丽安猜他们是在看着自己的飞船,她微微有些骄傲,努力想把下一个动作做好,没想到盖洛特此时正在减速以避过前方的石块,巨大的加速度使玛丽安的手臂使力过大,飞船像陀螺似的转了起来。

她惊恐不已,只觉天旋地转,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变故也让盖洛特措手不及。如果他们两能听到那些正在注视他们的飞船里的声音的话,他们会听到一阵惊呼 –

盖洛特睁大双眼,希望能在高速的旋转中辨清方向 – 但是他无法做到,眼睛几乎充血,只觉一片黑幕盖在眼前,上面星星点点的有些白色。他知大难临头了。“玛丽安!把控制杆松回去!”

三秒钟后,盖洛特感觉压迫自己视神经的力量消退了,眼前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白色雾团,他知道,那是一块巨石。他使尽浑身力数,把方向杆往左扳,同时加速 –

加速是必须的,这是盖洛特在“规避机动学”里学习到的,如果不是这个加速,他们将被转向火箭的巨大推力带动而不可逆转的打旋,那样的话,一切都完了。

玛丽安只觉操纵杆上一股巨力把自己拉向左边,她几乎无可抗拒。现在她才知道,这个尾部操纵杆其实也是可以控制方向的。

当舷窗的纳米玻璃清晰的倒射出石块的影子时,玛丽安这才感觉到他们所处的环境是多么的真实。那段距离简直可以用米来计算,真是太惊险了。但是当她意识到盖洛特并没有因为脱险而和她继续说话的时候,她敏锐的觉察到他们的危险才刚刚开始。由于猛然加速,他们已进入了先前盖洛特叮嘱她不要进入的石阵区域。

漫天巨石,盖洛特觉得整个世界都被覆盖,感知力完全消失。每当穿过一个细小的空隙,好像那空隙立马在身后被堵上了。又好像背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逐着自己,压迫的自己喘不过气来。这让他想起了传说中的萨拉督许 – 天空中巨大的火石横飞,压抑的平静和暴躁的骚动像五花肉一样相互夹杂,难以名状的感觉。

他无法减速 – 推力火箭的扰动会使处于平衡的石阵引力场发生变化,那是极其危险的。他甚至生平第一次感到了害怕,第一次希望父亲在自己身边。告诉他应该做什么、如何做。他像是被吸进了意识的黑洞,只能条件反射的躲避那些向他砸来的巨石和铁块。猛然间,一个空灵的声音响起,将他拉了回来。

“我们能出去吗?”

“我想是的。”

短短的一次对话,神奇地使两人都平静了下来。盖洛特精神为之一振,专注的躲避巨石。突然玛丽安叫到:“出口!”

眼前一亮,是的,迷宫的出口,萨拉督许的城门,被他们误打误撞的碰见了!盖洛特奋力躲过另一个铁球,把裂谷向出口方向送去。

可是,就在玛丽安明亮的双眼中,渐渐出现了一个黑点。出口刚好对着恒星,强光使他们两都没发觉,城门的前面还站着最后的卫兵。一块比其他石头大得多的巨石像粉碎希望的魔鬼一样,挡在他们眼前 – 这一撞不可避免了。

下面的五秒钟,无言,无声。

盖洛特疯子似的拉方向操纵杆,他只有一个念头 – 救自己的妹妹。眼看着飞船即将撞上巨石的边缘,玛丽安又感觉到了那股巨力。她握着操纵杆的双手早已被汗水湿透,但她兀自存留着希望 – 她相信她的哥哥。此刻,恐惧是不存在的。

玛丽安却感到了愤怒,好像这个巨石是自己的敌人,操纵杆也是,它们都想将自己打败、吞没。她不能容忍它们,更不能容忍它们伤害自己刚认识的哥哥。是的,不能。她向敌人发起了进攻,用尽全身力气,将操纵杆向右扳去,用手臂,用身体,用一切残留的意念。

目睹这场惊心动魄的事故的人都说,那道尾焰是他们看过的最美的尾焰。

撞击使玛丽安离开座位的身体猛地被甩回座椅,盖洛特的安全带却断了,强大的加速度将他摔出十多米,重重的砸在驾驶舱另一头的控制板上。

感谢伊甸,这是一次侧向撞击。

玛丽安顾不得继续前进的裂谷,飞快地奔到盖洛特身前,两人都是泪流满面,随即紧紧地抱在一起。

什么东西打断了盖洛特的思绪,将他带回了现实。是一段信号,好像是从无人机那边发来的。两人不可思议的对望一眼,寻思为什么无人机会主动向他们发出讯息。

解码完成后,屏幕上出现,

“萨克尔……头领……死……你们……孤军……作战。”

盖洛特又感受到了那种压抑,只不过这次,周围不是大石,而是无数令人恶心的无人机。

“姐妹会……全军……覆没……你们……孤军……作战。”

是的,那个感觉,又回来了,萨拉督许 – 漫天无人机的巨爪,他就快要无法抗拒 – 可是当他望向玛丽安的双眼时,发觉她也在深情的望着他。那对明亮的眸子,依然如二十年前那样明亮,令人平静,给人力量。

“你们……希望……无……你们……生命……结束……你们……还有……什么?”

无人机们更加猖狂了,它们 - 一群机器 - 好像连成了一个整体,像巨人,一个有智慧的巨人,慢慢的用一句疑问句宣判他们的死刑。就在这个连诸神也为之颤抖的瞬间,盖洛特心中没有恐惧,玛丽安也没有,他们各用左右手按下220火神的按钮,同时另一只手握着对方伸过来的手。射弹炮的轨迹正如那道令人心驰目眩的尾焰,向着无尽的虚空,向着萨拉督许的城门,延伸过去 –

“我们还有彼此。”他回答。

原文发表于http://bbs.eve-china.com/viewthread.php?tid=213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