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中上过的两门有价值的课
Posted on October 30, 2011

今天偶然听到Gorillaz的一首歌,突然想起了在附中上过的两门有意思的选修课,发现它们是我最为美好的记忆的一部分,于是决定写下来。

当然,这并不是说附中的其他课就没有意思。比如王老师的语文课,还有高三的陶老师的数学课,都是很赞的。

言归正传。

“从电脑游戏看西方文化” - 这门课比伯克利的星际课要早,可以说是非常先进的。老师是邱浩,现已不在附中。班上4人同上,无悬念的被班主任拉去教育。无视之,于是听到了第一节课。邱老师声称此门课要讲完Diablo的历史,结果只有第一节课按计划讲了一小部分,下面就是天花乱坠的瞎侃了,但是依然很有趣。唯一的缺点是班上都是男生。记忆深刻的是在某节课看到冰封王座非常早期的Demo,见识到了血法的BT(测试版)。还有几节课了解了几部游戏的背景,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有内涵的游戏。剩下的几节课是非常投机的聊天。最后做了一个还算成功的演讲(中世纪武器)。有趣的是中世纪武器这个话题当时网上资料极少,结果班里的大部分人用的是基本相同的材料… 不管怎么说,这门课的长线价值远远大于它让我直接学到的东西本身。它给我的体验和影响,远远大于班主任3年的英语课给我的全部价值。

“英语口语”(或者类似的什么名字) - 这门课带给我任何一门“课”能够带来的最好的体验。非常的开放,轻松,给人完美的归属感和参与感。大个子的女老师,记不清名字了。隐约记得她当时腿部受伤,每次来上课一瘸一拐的走进来的样子。在这门课上做演讲完全不紧张。有一次讲“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完全没有准备,拿了郝宇泽的播放器随便挑了一首歌,就是我现在在听的这首Gorillaz的Clint Eastwood(可惜这首歌远远达不到我的五星标准),讲出来居然头头是道自己都很惊讶。那次课还让我体会到了Linkin Park是多么的受女生的欢迎,不明白啊不明白。这门课的具体内容不太记得了,大约让我的英语口语有些许提高吧。同样,课上投机的聊天,宽松的氛围,让人一生难忘。

总之,附中的教育还是很先进的。我现在脱离课堂大约有4个月了,有时还是很怀念上课的岁月。记得四个月前研究生时期的最后一节课,并行计算的期末考,收卷的时候老师说道,Unfortunately, this class is over。感觉这句话是为我准备的…

学无止境是真的,不过年轻还是会到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