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背感”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Posted on February 12, 2012

上上个星期,我终于下定决心,把车送去车行修了。在看了我长达一页的“待修列表”之后,老板信誓旦旦的告诉我,三天之内肯定能修好。我居然相信了他,我太二了。

总之,三天变成了两个星期。不过这对我来说倒不是什么坏事。在这两个星期内,我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人的两条腿的强大作用。之前有车的时候,上班是必然开车的,哪怕只有短短的三分钟路程。现在没车了,虽然“妈的,今天又要走路上班”的念头在每天清晨都要打击我一遍,但是我发现早上走路确实有让头脑清醒的功效。后来为了缩短路上的时间,我甚至开始跑步上班。

跑步是一项很神奇的运动。我一直觉得爬行和跑步是人作为动物的本能,而走路不是。婴儿刚开始迈开双脚的时候,都是颤颤巍巍的跑,没有用走的。个人感觉“走”是人类被文明化产生的动作。世界上所有人的所有“走”的动作,都可以由“跑”来代替;反之则不然(我小时候就很难想象走着上下楼梯)。

跑步也需要意境。如果你平视前方,慢慢往前迈步,然后在一刹那突然跑动起来,同时关注自身的速度变化,你会发现那一瞬间的加速感是很强烈的。我有时会觉得自身突然超越了某种界限,觉得自己甚至能够在时间中加速。这和开车时的加速所产生的“推背感”是类似的道理。

不过跑步的时候也经常遇到比较郁闷的情况。最常见的是跑在狭窄的人行道上,然后前方的路被一个(或一群)走的很慢的人堵了。或者跑在兴头上,刚好到路口的时候绿灯变红灯,于是只好停下来大喘特喘。

言归正传。通常开车时体验到的速度感,其实都是“加速度感”。正所谓“速度不是绝对”,恒定的高速只能产生视觉上的冲击,和眼球被以相对流动的空气压迫产生的模糊感。但由于有挡风玻璃,这一项又可以忽略不计了。而加速感则不然。加速的时候,人的身体周遭每一个稍显敏感的器官都能感觉到由加速带来的反向作用力。更奇妙的是,另一些潜在的因素也会对感知带来影响。比如上升的引擎音频,颠簸程度的变化,变换档位时的速度不连续等等。而这一切,在恒定速度行驶时,无论速度的绝对值多快,都是不会产生的。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蝙蝠侠:暗夜骑士”里蝙蝠摩托的那个标志性的引擎音效。音效的原本取自特斯拉的电动机。但是影片为这个音效做了一个天才的特殊处理 - 谢帕德音调。简单来说就是两个相差八度的音频,不断同步循环上升,给人无限升高的频率的错觉。为什么音效师要花这么大功夫搞这个上升的音频呢?我觉得就是让观众的耳朵能够感受到“加速度”吧。如果你试着静音看电影中的这段,你会觉得这个蝙蝠摩托真的没什么特别之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