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园》翻译之一
Posted on March 7, 2012

迷园

Jorge Luis Borges, 1941

李德·哈特所著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史》中,在第二十二页有段记载写道,英军十三个师(加上一千四百门火炮)原计划在一九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对塞尔-蒙托邦前线发动进攻,这后来却被推迟到了二十九日晨时。根据李德·哈特上尉的说法,是一场倾盆大雨导致了这次“微不足道”的延迟。

以下文字乃由青德大学前英文教授陈宇口授,确认并署名。这段陈述,却为整个事件提供了始料不及的细节。文件的头两页遗失了。

“…我于是挂上了听筒。很快我就意识到,刚刚接电话的人说的是德语。那声音无疑是理查德·曼登上尉的。曼登出现在维克托·鲁内伯格的公寓,这证实了我们的担忧,甚至也意味着我们活不多久了 - 后者看来还是次要的,至少我当时这么想。这就意味着鲁内伯格已经被抓,或者被杀了。而在当天日落之前,我必然也会遭遇同样的命运。曼登此人毫不手软,确切的说,他是个心狠手辣之徒。一个在英国服役的爱尔兰人,一个被怀疑一贯放纵甚至叛国的人,能有机会揭穿,逮捕,甚至结果两名德意志的间谍,这种天赐良机他如何能放过?他感谢上苍还来不及呢。我回到楼上的房中,颓然的锁上门,跌坐入铁丝床中,望着窗外再熟悉不过的屋顶和黄昏中被云层遮住的太阳。这样寻常的一天,居然毫无征兆的就要成为我在劫难逃的末日,真是难以置信。即便我父亲已经去世,即便我小时候曾在海丰的对称花园中呆过,难道我的大限也要到来了么?我转念又想,所有事情都精确的发生在此时此刻。几个世纪以来,事件只有在当前时刻才发生。天地万物,芸芸众生,这事就偏偏正在我身上发生…… 突然记忆中曼登那张臭马脸浮现出来并赶跑了这些念头。我又恨又怕(当然此时此刻我已骗过理查德·曼登,准备好了上绞刑架,也就谈不上怕了),突然想到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蠢材根本不知道我掌握着那个秘密 - 英军驻扎在昂克尔河的炮团的确切位置的地名。

待续…